第229章 “梦之舟”号!

半个月的时间,刘小天除了基础的训练方式之外,一直采用这种训练方式进行训练,不过拉里埃并没有再做出上一次的举动。

而且,那天的事情果然没有人问起,这也让拉里埃多了一些对于刘小天的信任。

加之刘小天经常在训练间隙找他闲聊几句,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因此拉近了许多。

只是,还没等拉里埃对他说出事情,就出事儿了。

由于当了教官之后始终比较忙碌,刘小天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最初拥有的“外挂”------剧情发展。

直到这天老校长突然找到他,并且面色严肃的告诉他,有一个任务需要他带队去执行的时候,他才突然想起一个名字-----虎鲨!

其实,没能提前想到这件事,还真不能怪他。

按照系统的说辞,这个它口中的“一级脚本世界”,其存在的根本原因,应该就是因为刘小天的出现。

并且,与刘小天看过很多遍的那部电视剧当中的剧情,一直都是有着较大的变动的,以至于让刘小天渐渐从不敢确定接下来会不会按照“剧情”发展,到后来干脆就不惦记,甚至是直接忽略了。

与此同时,距离勇士学校千里之外的公海海面上,一艘游轮正缓慢前行。

“梦之舟”号邮轮,名字没有变。

阳光明媚,海水湛蓝,站在船头甲板上的两个女人笑靥如花。

这两个人,一个是范天雷的前妻张丽娜,一个是李二牛的未婚妻翠芬。

眼前的一切,与剧本一样,她们还是登上了这艘游轮。

只是,现在她们还并不知道,她们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危险。

张丽娜站在这里已经一个多小时了,目光始终望向蔚蓝的海面,不曾移动过半点儿。

从她的神情和状态上,翠芬就知道她的情绪很不好,几次想要开口,都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。

就在翠芬再一次想要开口的时候,张丽娜突然转头看着翠芬,神色间带着一丝凄然问道:

“翠芬,你说,这天空之上,真的会有天堂吗?”

翠芬茫然的摇摇头,老老实实的回答道:

“张总,这……我也不知道;但是既然有那么多人相信它真的存在,应该,会有的吧!”

张丽娜凄然一笑,目光再次转向海面,间隔半晌才重新开口:

“翠芬,你那个男朋友,叫李二牛对吧?”

翠芬被她突然间拐弯儿的问题问的有点儿蒙,下意识的点点头:

“是的张总。”

“傻丫头,听我的,结婚之前,一定要让他离开部队。”

“啊?”翠芬更懵了。“张总,这……为什么啊?二牛打电话说他在部队里的表现非常好,部队的领导很重视他,很可能会留在部队的,这样不好吗?”

张丽娜突然猛的转回身面向翠芬,表情严厉的有些扭曲:

“好?一点儿都不好!

嫁给一名军人,你就要与他一起承担苦果!

相信我,姐是不会害你的,告诉他,如果想结婚娶你,就必须先离开部队!”

翠芬被张丽娜的表情吓到,可还是怯怯的问了一句:

“张总,这是为什么啊?”

张丽娜知道,对于眼前这个性格单纯却执拗的姑娘,如果不说出一个让她无法拒绝的理由,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。

轻轻的叹了口气,张丽娜再次开口:

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会跟范天雷离婚吗?”

翠芬摇了摇头。

她知道张丽娜是范天雷的前妻,但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离婚。

再说,虽然张丽娜从打她去工作之后就一直对她颇为照顾,像姐姐一样,可是人家如果不说,她这个做下属的难不成还能欠儿欠儿的去问问老板为啥离婚?

她看出张丽娜此时的情绪不是很稳定,所以只能顺着她的话往下接:

“张总,这……”

她的本意,其实是不希望张丽娜再往下说的。

翠芬虽然与李二牛来自同一个村子,性格之中也有着相似的执拗,可不同的是,在人情世故方面,翠芬可要比木讷的李二牛强多了。

作为一名下属,尽管老板对你很好,把你当成朋友,当成妹妹,但你却必须始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谁。

对于老板的隐私,最好能不知道还是不知道的好,哪怕是对方主动想说,你尽量也要把他的话给拦回去。

最简单的隐患就是,一旦有一天这件事情泄露出去,那么你就是第一个怀疑对象。

如果那个“正主”找不到,而且这个老板又不是那种能够理智、冷静对待的那种人,那么,你的下场,就不需要多说了吧?

可是,张丽娜却似乎根本没有听出翠芬的意思,依旧自顾自的往下说:

“几年前,我的儿子,就在这片海洋那边的国家,被人杀害了。”

说到这儿,张丽娜的声音开始变的哽咽起来:

“他之所以会被害,原因就是他的爸爸是范天雷!狼牙的参谋长!”

翠芬愣住了。

下面的话,张丽娜已经不需要再下去,翠芬就能够想的到。

范天雷作为狼牙的参谋长,势必是要得罪那些穷凶极恶的犯罪组织头目以及一些冷血的、以杀人为生的杀手佣兵的。

如此一来,张丽娜的儿子意外被害,其实就没有什么可意外的了。

只是,就因为这样,她就要要求李二牛也离开部队吗?

在跟张丽娜一起出门之前,她才刚刚给李二牛打过电话。

听的出来,李二牛对于部队的生活是非常满意和憧憬的。

他说自己在接受集训,打电话的时间都受到严格的控制,但是翠芬却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,他不但对此没有任何的不满,反而十分享受。

李二牛喜欢当兵,她又有什么理由反对?

而且她心里也觉得,能成为一名军人的妻子,很光荣。

可是……张丽娜所说的这些,却不能不让她赶到恐惧和担忧。

如果换成是自己的孩子……翠芬不敢再往下想了。

就在这时,张丽娜的目光突然从她的脸上移开,看向了她的背后。。

翠芬下意识的顺着张丽娜的目光看去,只见一名身穿制服,而且明显在这艘船上级别还不低的西方男人,一只手上带着白手套,面色似乎有些慌乱的朝通往船舱的方向走去。

这么热的天,为什么要戴手套?而且,还只戴一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