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策马天涯 叶子帆 2918 字 4个月前

寒风萧萧,北雪漂移。义剑山庄庄院里,一白衣老者卓然而立。他仰望苍穹,旋即轻轻地摇了摇头,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。这老者就是义剑山庄庄主、“天下第一剑”、武林盟主鹤苍穷。三十年前,凭着一套精湛的“竹叶剑法”,竹叶剑法如同竹叶一般看似飘渺无定,却内涵杀机,招招致命!防不胜防,如风似影!鹤苍穷以惊人的剑法技压群雄,赢得“天下第一剑”美誉,并荣登武林盟主宝座。四十年来,白道闻侧目,**闻则丧胆,江湖太平。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。想到今年的武林大会,自己纵武功盖世,怎奈已至垂暮之年,本届武林盟主谁属?“后继无人哪!”然也如今的江湖太平,如若下一任武林大会难免会有些风浪!他不禁仰天长叹。他只有一个儿子,有三个弟子,但是他的弟子都死于“竹叶剑法”,第九层千叶万叶竹花开!只因此剑法太过于诡异,就是鹤苍穷也未完全达到此境界!所以他将毕生的心血都倾注在儿子身上,他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,儿子学武的经过一幕幕浮现眼前……儿子名鹤萧雨,身材魁伟,骨格清奇,自幼悟性极高,经脉奇特,所学武艺,一点就会。父亲看在眼里,喜在心头,仿佛又看到了一个新的“下一任武林盟主”的诞生。然而,好景不长,三年后,他发现儿子变了。武林名家剑法,一招一式都极有讲究,出剑方位、攻击部位,都不得有丝毫偏差,所谓“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”。例如竹叶剑法之绝招“千叶万叶竹花开”,首先挽起万千剑花,如落英缤纷,以扰敌心神,然后乘敌不备,直取敌面上双睛,刻一竹花,端的是精妙绝伦,凌厉无匹。可在鹤萧雨的剑下却走样了,开始还真像那么一回事,但在击向对手眼睛的一瞬间,他却自作聪明地将手腕一抖,击向对手要害太阳穴。正所谓“百会倒在地,尾闾不还乡,章门被击中,十人九人亡,太阳和哑门,必然见阎王,断脊无接骨,膝下急亡身!”浩浩武林,诸多流派,然武功一道,万变不离其宗,防守至关重要,所谓“固若金汤,坚如磐石”,先确保立于不败之地,然后于防守中寻隙反击,以图胜算。可鹤萧雨却固执地认为,守敌不如诱敌,我故露破绽,诱敌来攻,敌不防备,我猝起反击,一招之间,胜负立判,岂不省事?做为一名真正的剑客就是要以身疑敌,利敌不防备,一招决胜负,于是,对于那些精妙的防守招式,他从来就懒得去学,而是自创了许多所谓的诱敌招术,其招术往往门户大开,与武学常规相悖。“孺子不可教也”,鹤苍穷为旷世绝技将在自己手中失传痛心疾首。转眼武林大会的日子到了,八方英豪齐聚试义剑山庄。比武开始,陆续有十余人登台。群雄皆为武林盟主之位而来,登台之人,无一庸手。各门各派,各显神通,奇招妙式,层出不穷。三个时辰过去了,忽然,一条人影如幽灵,如鬼魅,不带任何风声,翩然落于台上,真个是点尘不惊!群雄一怔之下,随即惊呼:“鹤庄主!”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光是这手轻功,便已惊世骇俗,比之三十年前夺得盟主之位时,武功不知又精进了多少。一盏茶工夫过去了,再也无人登上擂台。武林大会主持人少林寺的无望大师朗声宣布:“本届武林盟主是……“且慢!”一声断喝,如炸雷撞击着群雄的耳鼓,群雄纷纷盘膝坐下,运功相抗。鹤苍穷虽还禁受得住,但也不禁心神一震。细一看来人,这一惊非同小可,原来此人乃五十年前即名震天下的魔剑山庄——“残剑庄主”司马风。残剑,一曰司马风手中之剑,因对敌无数,剑身残缺,剑缺魂不缺,然能残而不断,实为剑中之精品;二曰司马风的“削风剑法”,其剑式辛辣奇诡,剑气如风过落之地必留尸体!五十年前司马风仗此剑法横扫武林。武当七十二手连环剑,天下闻名,时岳道长为武当第一剑手,然与司马风比试,不出二招,惨遭毙命,死状之惨,骇人听闻——整个身躯竟全部裂为碎片!自此之后,江湖再无人与之一决高下。鹤苍穷知眼前之人乃平生第一劲敌,然身负“天下第一剑”、武林盟主两大盛名,怎能示弱?又怎甘示弱?更何况他本身功夫也业已超凡入圣,他只是觉得自己武功盖世缺无一传入!双方对峙,司马风亦知鹤苍穷为武林三十年来第一高手,决非等闲之辈,也不敢有半分轻敌之心。练剑之人重在于心,心与剑结合方能达到人剑合一。片刻,两人同时大喝一声,随即展开暴风骤雨般的攻击。两人的身形越转越快,到后来,只见千万道如同竹叶般的剑光在缭绕、在盘旋。半个时辰过去了,突然,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,剑光顿敛,两条人影倏地分开。棋逢敌手,将遇良材,两人均为对方的绝世武功钦佩不已,对于习武之人来说需要的就是对手,越是强敌越心升欢喜。鹤苍穷面色凝重,此战如若不胜,一世英名付诸流水,而且,还恐有性命之忧。他暗暗调匀真气,准备以“千叶万叶竹花开”作拼命一搏。剑光又起,鹤苍穷剑光万道,如落英缤纷,剑如行云流水,如风如影完全与空气相结合,直取司马风面上双睛。自行走江湖以来,鹤苍穷不知会过多少名家高手,往往赖此招而立于不败之地。司马风陡地一声大喝,身形暴闪,招出“天残灭世”——当年战胜邱道长的绝招。“叮叮叮……”响声不绝于耳,在一瞬间,两支剑相交不下五十次,突然,鹤苍穷一个踉跄,跌下了擂台。再看两人,台上的司马风左袖已断,而台下的司鹤苍穷却是双肩溅血。显然,司马风还是技高一筹!然而,鹤苍穷也是第一个在“天残灭世”下逃生的人,想起刚才的恶战,司马风也暗呼侥幸。突然,人丛中又跃起一条人影,此人腾身空中,却似闲庭信步,两丈高的擂台,竟用了足足不到半分钟。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司马风大骇,此子如此年轻,功夫竟如此了得,只怕不在其父之下。心想只有趁其立足未稳,或有取胜的可能。一念至此,倾其毕生功力,向脚刚沾地的鹤啸雨发起了撼山拔岳般的攻势,顿时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,随时都有被淹没的危险。群豪相顾骇然,鹤苍穷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。然而,司马风攻得虽急,鹤萧雨为人比较冷静,总能在间不容发之际避了开去。十余招后,鹤萧雨一个奇妙的“如花幻影”脱出了重重剑幕,这才自背上抽出长剑,摆了一个非常古怪的招式,竟是破绽百出,空门四露。司马风不觉一惊,正因为鹤萧雨全身都是破绽,何处才是攻击点便无法判断,而且他也知道,一旦一击无功,必遭致命的反击。高手毕竟是高手,司马风迅即提聚全身功力,凝招不发。鹤萧雨诱敌不成,也不禁为司马风的高深莫测深深折服。无奈,再一次挺剑相斗,好一场龙争虎斗!一个时辰过后,鹤萧雨渐渐不支,节节败退。“小子功夫虽高,毕竟年纪尚轻,修为有限,看来我胜券在握了。”再斗片刻,鹤啸雨剑光散乱,脚步踉跄。司马风蓦地腾空而起,“天残灭世”展出,剑风嘶嘶,如魔鬼的狞笑,将鹤萧雨卷入了重重剑幕。眼看鹤萧雨就要命丧司马风之手,群雄大骇,却又无人能解。但见自重重剑幕中,万千剑花错落,在空中形成一道剑屏把司马风所发出的剑气理化反攻司马风,“千叶万叶竹花开”,直奔司马风面上双睛。司马风曾与鹤苍穷交手,识得此招厉害,手中剑式丝毫不缓,头猛向后一仰,心想只要躲过双睛便可无虞。可他万万没料到的事鹤萧雨手腕一顿,剑尖已直指司马风要害太阳穴!司马风急使铁板桥,紧接着就地十八滚,命算是保住了,可胸口上却是殷红一片,鲜艳的竹花在场的人都能看到到。司马风双足一顿,顿时如大鹏展翅,如飞掠去。群雄半响才回过神来,片刻,欢声雷动,经久不息。不用说,鹤萧雨荣登武林盟主之位,并得“天下第一剑”殊荣。